来到这个世界只是路过,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,做完自己的事,即行而去。几十年的人生,只是一个转身。赤条条来,静悄悄走。似志摩所说:“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,挥一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”

我常常一个人站着发呆,望着窗外,看看天空飘动的白云会去哪里,看看窗外的树枝有没有摇动,看看小河里的水面有没有波澜。有时则站着什么也不想,仿佛世界是静止的,世界与我无关。

世上每一个人是不可复制的,我想是的。世上的我,只能是我,不是别人,也没有第二个人。既是独一无二,怎能不孤单,怎能不孤独么,内心假装洒脱,深藏执着,又能如何。人是孤独的,好在灵魂是自由的,这让我感到欣慰,既可天马行空,又可守望千年。

我就是散落在尘世间的一粒种子,无论落在何处,总是会长出小苗,能长成怎样,那是无关要紧的。或许刚长出就被人割去脑袋,或许被人踩在脚下,或许被人拔起丢弃,这也是无奈的。只要根系还在,总是有机会继续长出来的。

走在路上,跌倒也是常有的事,若是旁边没人,赶紧站起来,免得被人笑话。如若身边站满了人,我干脆在地上多躺一会儿,看看是谁会把我扶起来。只是,无论怎么样,站起来,拍干净身上尘灰,继续走下去,我就是这样,永远对自己充满希望和幻想。

认识孤独的世界,是从父母过世后开始的。父亲和母亲相守一生,走完了他们的人生。当初,是父亲娶了母亲,还是母亲收留了父亲,我是不得而知的。只是知道,父亲与母亲走到一起的时候,母亲已经有了两个孩子,而父亲是三十来岁的单身青年。这是因为婚姻,还是因为什么,我同样是不得而知的。

母亲不识字,也许不会知道这世上有“爱情”两个字。母亲的一生肯定是孤独的,至少内心是孤独的,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地与父亲相守,又默默地养育我们几个子女长大成人。

一生操劳无所求,在生命最后的那些日子里,面对死亡,母亲是那样的平静,让我真正领悟出母亲的孤独。母亲是因为积劳成疾终老的,没有过多地让我们子女守在身边,也没有过多地去医院治疗。母亲说,死是迟早的事。

记得那一天早晨,我要回宁波的工作岗位,临走前来到母亲床前问候。母亲由父亲照料,已经起来坐在床沿。我对母亲说:“妈,我要回去上班了”,“你去吧,安心去上班,我没事的”,这是我听见的母亲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。也许,母亲不会知道,她再也见不到自己出门在外的儿子了。四天后,我正在上班途中,妻来电话。也许是母子连心,那一次电话铃响就有一种不祥的感觉。母亲平静地离去,我也是平静的。因为,对于每一个人来说,“死是迟早的事”,这一天终会到来。只是,我并不知道,也不希望母亲那么快离开这个世界。人就是那样的孤独,孤独得自己都不明白,哪一天是离开的日子。母亲没有文化,只是,对待生死是明白的。母亲因为养育我们惹得一身的病,从来没怨言,从来就是那一句话:“看到你们现在那么好,我的眼睛没有闭不了的。”虽然,母亲没有对自己的人生感到什么不满意,也许,母亲根本不会去想,活着只是活着,死去就是死去。

父亲是有文化的,对待生活的态度与母亲有些不同,一直在人生的路上,边走边思索,只是,最终也没悟出些什么。也许,父亲是不想离开这个世界的,总是想看看一些人过得怎么样,也想看看这天会怎么变。

那天,我外出培训一周回到父亲的住所,想与父亲说说话。当我走进父亲小屋的时候,他已经一个人坐着喝酒了。电视是开着的,这是父亲的习惯,他不在乎电视机里出来的画面和声音,只是开着。我坐在父亲一侧,问候父亲。一直以来,我与父亲的交流不太多,一直处于长幼间的等级关系下。父亲淡淡地说:“你回来啦,还需要再去吗?”我简单说了几句,看着父亲喝酒。我是孤独的,父亲也是孤独的。父亲是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,我也不会想到父亲很快就要离去。

父亲喝完他小杯子里的酒,那只玻璃杯是他专用的,后来,让他带走了。父亲扶了一下椅子,慢慢站起来,去了一下卫生间,说了一句:“你自己坐着,我躺一会儿。”我说:“好的。”看着父亲慢慢躺下,我的心安下了许多,想着父亲还是不错,酒足饭饱去休息了。过了一会,妻看见父亲的身体在颤抖,在抽搐,便大声叫唤起来。我看到父亲的景况,意识到,这是父亲要离去的样子。妻声嘶力竭地叫喊着,试图把父亲从回去的路上拽回来。而我阻止了妻子,让父亲慢慢躺下,静静地躺着。我想,这是父亲到他自己愿意去的地方,也许,那边比这里会更好些。

回归大地是每一个人最好的归宿。父母是爱我们的,他们辛苦几十年,以我们为荣,只是,他们并没有过多地留恋这个世界,也没有放心不下这个世界,因为,他们早就知道,这个世界没有了他们,地球还是从前一样地转动。

我不知道自己的前生是做什么的,也不知道自己的前生遇见过什么人,说不清开始,道不明结局。

主宰自己的生活,让自己的心灵释放一切,孑然一身抵达彼岸,不必与他人分享。想起前些日子,与友人在酒店喝酒,一时兴起而贪杯,后来,完全不是我能做主的。那一天夜里,几次跌倒在树林里,或是花草间,那也是在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才知道的,因为,我的衣裤上粘着一些泥土和杂草。夜深人静,整个大地只有我一个人在游荡,地作床,天为被,好好睡上一觉,没什么难堪的,因为我明明白白的懂得,我是这土地上的生灵之一,土地总是眷恋着每一个生灵,更何况,这块褐黄深厚的土地,我是最熟悉的。对于土地来说,我的说话声与牛的哞声是一样的,深山里的老虎怒吼声与小鸟的轻鸣声也是一样的。大地似一个丰沃的女人,活着的时候靠这块土地生存,死去了也离不开土地,只是,脚下就是大地,许多人并不在意这些。

淡淡的月光洒在身上,星星眨着眼睛看着我,散发着寒意的天空下,我只感觉到土地的存在。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“古来圣贤皆寂寞,惟有饮者留其名”,酒是令人不舍的,躺在这里等待东方亮起,也是很自在的。这与回到那个屋子里,躺在床上,呼呼大睡到天明,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同样是活着,同样在思考,只要心脏不灭。

花间一壶酒,足以慰风尘,不必乎得太多,总想着让人们来仰视,才是满足的,当有一天,明明白白的知道,脚下的小草与身旁的鲜花一样,同样会被人注意,许多时候,鲜花也只能在寒风中孤芳自赏罢了。

身处物欲的世界,孤独的灵魂,静下心来冥想,今世的沧桑,今生的过往,唯有独处时,才解得生命中蕴含着无限价值,俯瞰众生,历览山河,揽九天之月,下五洋捉鳖,卧榻安详,一生无求,只求个安。

在这个孤独的世界里,刻意去找的东西,往往是找不到的,天下万物都有其停留来去的理由,甚至于人世间的爱与恨都一样,带着心爱的人,或是浪迹天涯,或是厮守在宫里,没有什么两样。阅尽浩瀚的文字,游历在沧海桑田,让人充满智慧,去认识的是一个奇妙的世界,那路上,有时是不安宁的,就算被残酷的现实所消灭,也可以重新开始。当有一天,我的生命不在了,也只是回归土地,与土地在一起的。生命一场, 或喜或悲,都是一次岁月洗礼,路过的每一天,都会有形形色色的遇见,只是有些遇见,擦肩而过,而有些遇见,却成永恒。

我的宿命是孤独的,穿越千年与你相见,不是来打扰你的,只想静静地站在你的窗外,听着你的读书声,看着你在屋内行走的影子,再也没别的奢望。有幸遇见,凝眸的瞬间,彼此已住进了心,彼此的灵魂就有着落了。如果,你就是我灵魂深处要寻找的那个人,晚一点到来也无妨。

书房是小小的,书本也不会说话,只是,我常常会站在那个属于自己的空间里,随手拿一本书,随意打开书本,漫不经心,毫无目的,只需确信自己的活着。

苍穹里的星星寂寞无边,挂在高处让天空亮堂,从来不是因为谁,从来不期待什么,只因为自己的存在。在那黑夜里,天上的星星似乎形影而动,总是跟着自己,殊不知,星星不曾改变,一直在原处。

“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,一切过往不再重现,孤独的世界里,寻找一个角落,安放我独立而自由的灵魂,足矣。